兵器
首页   >   青铜文化   >   兵器

大邦之梦——吴越楚青铜器之皇室兵器

发布日期:2018-03-26     作者: 搜狐     浏览数:230    分享到:

吴楚之争自寿梦始,互有征伐,吴越结怨也因吴楚相争而起之。公元前473年,勾践卧薪尝胆后复围姑苏山,夫差自刭,吴国遂亡。越灭吴后,虽会齐、宋、晋、鲁等诸侯于徐州,然不能正江淮北。楚渐东侵,广地至泗上。公元前333年,楚威王东伐,杀越王无彊,越国覆亡。又历百年,楚益衰,公元前223年,秦将王翦(读音:[jiǎn])、蒙武破楚,虏楚王负刍。吴、越、楚的大邦之梦,终归于秦。

战争是吴越楚相互关系的直接形式,青铜兵器是吴越楚争霸会盟的真实写照。在追逐大邦之梦的征途中,在戈光剑影的战场上,他们常年兵戎相见,互相厮杀。吴、越两国尚武轻死,兵器数量丰富,质地优良。楚国好勇善战,兵器兼容并包,尽收吴越。

吴王余眜剑及铭文 苏州博物馆藏

吴王余眜(读音:[mèi])剑,春秋晚期,通长57.5、宽4.8厘米,苏州博物馆藏。剑呈“一”字形窄格,圆茎带两道箍,圆盘形首,剑脊隆起,宽斜从,近锋处明显收狭,双刃呈弧曲形。铭文在剑脊两侧,每侧各一行共75字。吴国王室青铜器存世较少,且多为兵器,但铭文极少有记事内容。本剑铭文涉及寿梦、余祭、余眜三位吴王,吴、越、楚三个国家,伐麻之战、御楚之战、御越之战三场战争。因此,本剑是吴国王室兵器中较为重要的一件,也是目前所见先秦兵器中铭文最长的一件。

吴王夫差剑 苏州博物馆藏

吴王夫差剑,春秋晚期,通长58.3、格宽5.5厘米,苏州博物馆藏。剑作斜宽从厚格式。剑身宽长,覆有蓝色薄锈。剑格作倒凹字形,饰兽面纹,镶嵌绿松石(一面已佚)。

吴王夫差剑 剑格

吴王夫差剑 剑首

圆茎实心,有缠缑痕迹。圆盘形首,铸有多圈精致峻深的同心圆凸棱。剑身近格处铸有铭文2行10字:“攻敔(吴)王夫差自乍(作)其元用。”这柄剑铸工精致,历经2400余年仍完好如新,无比锋利,是迄今已知几柄吴王夫差剑中最精美完整的一件。

越王勾践剑 湖北省博物馆藏

越王勾践剑,春秋晚期,通长55.7、宽4.6厘米,1965年湖北江陵望山1号墓出土,湖北省博物馆藏。剑身向外翻卷作圆箍形,内铸有11道同心圆圈。剑身满布菱形暗纹,剑格两面分别镶嵌蓝色琉璃和绿松石。

越王勾践剑 铭文

剑身近格处刻有2行8字错金鸟篆铭文:“越王鸠浅自作用剑。”“鸠浅”即勾践。楚越关系密切,楚惠王之母为勾践之女,越国亦为楚国所灭,此剑或为越人陪嫁品,或为楚人战利品。

王子于戈 山西博物院藏

王子于戈 山西博物院藏

王子于戈,春秋晚期,长24.3、宽11厘米,1961年山西万荣庙前贾家崖出土,山西博物院藏。此戈同出两件。舌形长援微翘,上下有刃,中脊隆起,下刃弧连宽胡,胡上三穿,阑、胡端截平,长方直内有一穿。戈上共有错金鸟书7字,一面援上2字,胡部4字,识为:“王子(于)之用戈”,另一面援上一字识为:“王”字。内端错金云纹。此戈系吴王僚为王子时器。

楚屈喜戈 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楚屈喜戈,春秋晚期,通长26.4、援长18.8、援宽4厘米,河南南阳八一路金汉丰商厦住宅工地M32出土,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藏。尖锋、宽援、有脊,援胡交角稍大于90度,胡下端为直角。援的根部有一个半圆形的穿,栏侧有两个长方形穿,内上有一个长方形的穿,内较长,内两面均饰有纹饰。胡部铸有铭文:“楚屈喜之用。”屈氏为楚国王族三姓之一,在楚国地位显赫,世袭莫敖之职。此戈出土于楚申县贵族墓葬区,说明了屈喜与申公巫臣有一定的渊源。

上一篇:(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馆藏部分青铜兵器 下一篇: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