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镜
首页   >   青铜文化   >   铜镜

邻国出土的六朝时期的神兽镜

发布日期:2018-03-21     作者: 李建廷(宝鉴)     浏览数:203    分享到:

前几天于偶然之间,在我的韩国朋友那里看到了一面神兽镜;第一眼立即感觉是东汉晚期三国六朝时期的铜镜。经过闲谈得知,是他于二年前得之于朝鲜,并有确切的出土地点的信息。

此镜的皮壳和包浆明显属于半岛北部的坑口,看着朋友并不在意此镜,我便以及其低廉的价格收下了此镜;本来对此镜也没有很在意,记得在那本铜镜书籍上或者网上的藏友所发过的帖子里、或者哪本拍卖图录上见过这类镜子,几天来在朋友圈里给几个藏友看过------

今天闲来翻看手头的十几部铜镜书籍图典,没有找到和此镜相同的镜子,不免让我重新细细地观赏。此镜直径14.5厘米,厚0.55厘米,三角缘,锯齿边,纹饰中四只龙形神兽两两相对、形态各异,钮部外有四个兽首分割开来四只神兽,其间有些类似流云般的纹饰。

想来此镜无论是纹饰还是皮壳,无论是年份还是版模,原本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般的藏家们可能都不会正眼瞧,但是我更看重的是它出自邻国的土地和相对少见的纹饰特点。

三国,即为东汉晚期魏蜀吴三国鼎立时期。六朝又称六代。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朝代先后建都于建康(吴称建业,今江苏南京),因唐朝人许嵩在《建康实录》一书记载了这六个朝代而得名;北宋的司马光撰写《资治通鉴》以此六朝作为正统编年纪事,后人将此六个朝代并称六朝,史称六朝。六朝同时又指北朝六朝。三国魏、西晋、北魏、北齐、北周及隋皆建都于北方,亦合称六朝。是后世对三国至隋统一前南北两方的泛称。

从公元3世纪初到6世纪末(229年至589年),中国南方先后有孙吴、东晋和宋、齐、梁、陈6个汉族政权在南京(孙吴时称建业,东晋、南朝称建康)建都,史家称为“六朝”。六朝时期的文学与清谈、绘画与书法、陵墓石刻艺术、科学技术等方面构成了我国传统文化的经典之作,以建康为代表的南朝文化,与同时期的西方古罗马文化同样被认为是人类古典文明的两大中心。

三国·吴国东晋南朝·宋南朝·齐·江东地区南朝·梁南朝·陈六朝地图六朝的300余年间,虽然都是偏安政权,但当北方战争频繁,社会遭受严重破坏时,南方战争较少,社会相对安定,加上大批北人南渡,给南方增加了许多劳动力,还带来中原地区较为先进的生产技术,为南方特别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创立了良好的社会环境。

那么此镜出自于这个时期,是怎么到了现在的邻国呢?翻开邻国的历史,我们知道高丽的历史很是复杂,学术界的说法既是前1050年,周武王灭商,纣王的叔叔箕子逃到了朝鲜北部,受到当地东夷的拥戴,当上了古朝鲜的国王,这是历史上朝鲜半岛第一个王朝。同时韩地商朝贵族也逃跑来到朝鲜半岛南部,当上了当地通古斯新土著的首领,并自称HAH民族,即韩民族,这也是认为今天韩国的国号的由来。

公元前3世纪,燕国入侵,箕子朝鲜丧失了辽河以西的领土。

公元前194年,西汉时期,燕国贵族卫满反汉,东逃到朝鲜,推翻箕子第40代孙,建立卫氏朝鲜,这是朝鲜半岛历史上第二个异族政权;卫满建都王险城(即平壤)朝鲜半岛土著真番、临屯部族都服属卫满。此段历史曾经被施耐庵引用在《水浒传》中,想来是尽人皆知的史实。

到了汉武帝时期,刘彻为了防御匈奴,加强北方边郡的守卫,公元前108年夏卫满朝鲜被汉朝所灭,汉朝将朝鲜改为直属政区,在朝鲜半岛北部和中部设立的乐浪郡玄菟郡真番郡临屯郡四个郡的总称,史称汉四郡。公元前82年,汉朝将临屯、真番二郡并入乐浪、玄菟二郡。乐浪郡治所仍在今朝鲜平壤;玄菟郡治所则初在夫租(今朝鲜咸兴),后因受貊所反抗而迁往辽东高句丽(今辽宁新宾),统治夫余、高句丽(非高丽,高句丽与高丽有250年以上年代差距,高丽乃后世韩人顶高句丽名号而已,且二者统治主体及民族构成不同,详见高句丽词条)等族。东汉、曹魏和西晋皆保留了乐浪郡和玄菟郡。东汉末割据辽东的公孙氏分出乐浪郡南部设立带方郡,并为魏晋所承继。在整个汉魏西晋时期,朝鲜半岛北部地区一直是中国中原政权的郡县统治,在北朝鲜原生文化基础上创造了富有影响力的乐浪文化;同时,半岛南部三韩地区受九州弥生文化的影响亦加快发展,马韩辰韩弁韩三大部落联盟经过不断战争逐渐融合,之后又分裂成三个国家:马韩国、辰韩国、弁韩国。

汉朝在朝鲜北部地区进行”郡县“统治,一方面形成了汉与朝鲜半岛的经济文化交流,而部分中原上层人士则移民到该地。当时不仅有汉人官吏到朝鲜四郡去任职,更有很多富商大贾与农民前往经商、垦荒,朝鲜四郡已为一派汉文化景象。这一点从考古发掘也可证明。

近年来,在汉四郡地区的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大量汉朝的官印和各种质地不同、形状各异的器皿,考古学家将这种文化现象称作“乐浪文化”,其实也就是汉文化。“乐浪文化”的考古发现中,最具代表性的还是地处今朝鲜平壤市乐浪区土城南面,总数达2000余座的乐浪墓葬群。这些外形多为方台形封土的坟丘墓,是中国周、汉时期墓葬的普遍形状。其墓葬结构主要有木椁墓和砖室墓两种,其具体造法、式样,乃至细微到砖上花纹,都与中国的中原汉墓没有差异。墓中随葬品非常丰富,为清一色的汉文化特色。乐浪墓葬群可以被看作是朝鲜北部受汉文化强烈影响的一个具体见证。

这样看来此镜出自与朝鲜半岛不足为奇了,只不过是相比之下在朝鲜半岛所见的两汉铜镜较少的缘故。

其实纵观铜镜四千年的传承历史,有几个特定的历史时期的铜镜研究显然没有被以往的学术界所重视,有的是一笔带过,有的是只字未见,如齐家文化之后,漫长的夏商周青铜时代(虽然遗存不多)、魏晋南北朝时期、晚唐五代时期、元明清时期等,这不能不说是铜镜历史研究的缺憾。

(文章中的历史描述来自于网络,谨向文章的作者表示敬意和感谢)


上一篇:朝韩回流的宋辽金铜镜(一) 下一篇:古铜镜中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