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研究
首页   >   学术交流   >   专业研究

那些闪耀的背后 -青铜器保护与修复

发布日期:2018-05-22     作者: 秘书处     浏览数:241    分享到:



 


       本文,我们来聊聊青铜器的保护与修复。


 

▲专业工作人员修复照



 

诊断


       看病前需要检查诊断,方好对症下药,这铜器的修复也是这个道理。修复之前基本的信息采集是必要的(人有病历本,文物那更不能少啊)。然后就是用现代的仪器给青铜器进行全方位的分析检测(就是给患者化验呗)。这两项工作做扎实了后面的工作才好展开。






 

洗澡


大家可能一听乐了,这文物还要洗澡啊,没错青铜器治疗的第一步就是给青铜器洗澡,也就是去除器物表面的附着物。不过这和人洗澡不同,给文物洗澡可是个技术活。


⒈要不要洗

有人会说器物表面的附着物就像给文物穿一层外套,可以起到保护的作用,但殊不知有些附着物会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和有害气体等,导致器物本体发生进一步的腐蚀,进而影响长期稳定的保存。同时有些附着物覆盖住了纹饰或者铭文既影响研究,也不好看不是,所以这澡还是要洗的。

2. 怎么洗
这可不能拿水一泡搓搓就成了,哪些能洗哪些不能洗,能不能水洗,这都需要结合前面的化验结果来判断。对于过于脆弱的青铜器、有彩绘镶嵌等特殊表面处理工艺及织物残留等附着物的青铜文物必须慎重处理,必要时可以考虑采取临时的加固措施。关于清洗,主要采用物理方法,辅助以化学方法等其他手段。如果有有害锈的存在,那必须按照特定的有害锈处理流程来专门处理。

3. 洗到什么程度
这可不是越干净越好,你不能把表层锈蚀给去除干净露出本体的金黄色,那就“走光了”肯定不行。一般来说去除表面土垢、硬结物、膨胀疏松的腐蚀产物、可溶盐以及氯化物等即可。而表层致密均匀的无害锈蚀物和重要的有价值的痕迹一般是予以保留的,最终获得一个均匀美观的表面层。





整形


       青铜器的变形是由于受到自然力、人力等外力作用而产生的,所以整形的核心就是在变形部位施加一种相反的力,使其恢复原貌。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不是简单的掰扯一下就能回来,这青铜器大多数都上千年的岁数,老胳膊老腿的,可不敢随便掰扯,一不小心就会出现新的碎裂。所以整形前一定要结合仪器分析的结果,根据器物类型、变形程度、变形部位、金属性质等进而决定整形方法,因地制宜,这没有固定的方法套路。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整形到什么程度必须充分的尊重史实,严格把握尺度,决不能臆造。比如国家博物馆古代青铜器艺术展厅展出一件西周时期的青铜剑,剑身弯折成近似九十度,不少观众看后会问为啥你不给它掰过来,其实这很可能涉及到当时的一种葬俗叫“毁器葬”,你要是给他矫正过来那这个信息点也就丢失了。所以这对修复工作者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你要对各个时代、各个地方器物的造型工艺特点等有一个较全面的了解,修复时得有所为有所不为。



 




补配

 

       不少出土的青铜器是缺胳膊少腿的,为了充分的展示器物的美学价值就需要进行必要的补配。简单的补配就是铜片或者树脂直接补配,也会采用树脂加铜皮的补配方式,铜皮保证强度重量,树脂保证纹饰,各取所用。




       复杂一点的缺失部分需要翻模铸造,铸造材料有树脂、铜及锡铅合金。不同的补配方法也可以穿插在一起使用,到底采用什么方法需要在实践中酌情而定,灵活地运用。和整形一样补配也一定要有充分的依据,宁可缺失不作处理也不要贸然去修复。




 



焊接和粘接


       补配及整形都需要焊接或者粘接技术使伤口缝合以实现青铜器结构的稳定和审美上的完整。通常如果条件允许我们优先采用焊接法(常用的锡焊法,也有氩弧焊和激光焊等);当金属完全矿化(简单判定方法:碴口锉后呈现没有金属光泽的紫褐色),那只能采取粘接的办法;如果基体部分矿化那么焊接法和粘接法可以结合在一块使用。有些情况下比如碴口带有纹饰且吻合较好,为了减小创伤面也可采用粘接的方法。当简单的焊接或者粘接无法保证修复部分的强度,也可考虑加芯子法焊接(粘接)方法,总之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随色


       传统的修复讲究的是修旧如旧,要让修补的部位与周围衔接自然浑然一体,这也符合一般观众的审美需求。随色的方法取决于锈蚀状况,是“贴骨锈”、“疙瘩锈”、“漆古地子”还是“水银沁”。有人会觉得随色后会对别人产生误导,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这一套修复流程会有完整的档案记录,这个是作为文物的身份信息长久保存的。其次像容器类的器物外表面我们会尽量做到颜色一致,但内部一般会有一个明显的区分度,相对比较容易分辨。最后现代的仪器分析很容易分辨出哪些部位是修补过的,一张简单的X光片就能让其原形毕露。







穿衣服


       澡也洗了,治疗也做了,是不是可以出院了,别急,出院前咱得给文物穿个新衣服,没办法谁让外界的环境太不可控,还是穿上衣服保险一点,所以最后器物表面的缓蚀封护也是必不可少的。这缓蚀就像给文物穿个内衣,这贴身的内衣可有效延缓金属腐蚀;封护就像穿个外套,隔绝或减少外界外界环境中的水分、氧气和其他有害成分对器物的腐蚀,达到长久保存的目的。这穿上衣服我们咋看呢?呵呵,这可是“皇帝的新装”,选用的试剂基本为无色透明的材料,不会对器物外观造成太大的影响,放心欣赏即可。





最后,请大家欣赏一件青铜器修复的典型作品,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的秦公钟。


(本文综合摘自《中国美术报》,《中国文物报》等。)



上一篇:从鄂尔多斯地区出土的一件西汉彩绘青铜扁壶略论彩绘青铜器 下一篇:从范铸角看青铜模范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