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研究
首页   >   学术交流   >   专业研究

从鄂尔多斯地区出土的一件西汉彩绘青铜扁壶略论彩绘青铜器

发布日期:2018-05-24     作者: 蔡一阳     浏览数:312    分享到:

      


在我国辉辉灿烂的青铜时代,铸造生产出了多种多样的青铜器,但极大部分是没有彩绘的。中国彩绘青铜器最早发现于商代晚期,东周以后迅速发展。迄今为止经过国家考古发掘所见的带有彩绘的青铜器,据笔者考证并查阅了大量资料,全国目前不超过40件,全部收藏展陈于各博物馆。


中国古代青铜器种类多,分布广,在世界艺术史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虽然涉及古代青铜器的研究自北宋就已已经开始了,但由于研究侧重点的不同,以往学者往往只关注于一般青铜器的铸造、器型、铭文和辨伪等方面的探究,很少有学者对施加彩绘的青铜器进行过系统、全面的论述。


由于工作关系,笔者对1980年出土于陕西省临潼秦始皇陵的两乘彩绘青铜车马进行过多次仔细的观察,车、马、御官俑的彩绘均以白色为基调,施以朱红、粉红、紫、蓝、绿、黑等色。图案花纹多作二方连续或四方连续,以菱形纹为主,辅以卷云纹、圆形、三角形等纹样。彩绘与金银制作的小型构件、装饰品相互配合,形成华丽、庄重、典雅的艺术效果。


陕西榆林学院陕北历史文化博物馆在2010年,征集到了一组榆林古城滩出土的汉代彩绘青铜器。这组彩绘青铜器,与之前在榆林府谷县新民乡出土的汉代彩绘凤鸟纹铜扁壶和彩绘青铜鼎相比,无论是造型、风格、绘画技艺还是当时的用途都极为相似。


2013年,考古人员在湖北随州又发现了一件彩绘橄榄型青铜壶,壶身没有铜器花纹的部分加绘了红色漆彩。这是在叶家山西周墓葬群发现的首件彩绘青铜器,也是迄今为止我国发现的首件西周彩绘青铜器。对于研究西周时期审美观的变化和对彩绘青铜器的研究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几年前,笔者去湖北省博物馆考察楚国漆器,被色彩明丽,装饰华美,图案生动的漆器所震撼,无意中发现著名的曾侯乙编钟,钟架上的六个小铜人竟然有彩绘痕迹,应当属于铸造完成后大漆施以彩绘,但由于长久浸泡于水中,色彩脱落几乎荡然无存,很是遗憾。

  

以上是几例经考古发掘、收藏于博物馆的彩绘青铜器,收藏在民间的彩绘青铜器也为数不多。去年,笔者在网上见到了一件流传于鄂尔多斯地区的西汉彩绘青铜扁壶(如图),引起了笔者的极大兴趣,因为目前很少有学者对施加彩绘的青铜器进行过系统、全面的研究,此类资料很是缺乏,笔者依据多年从事青铜器和彩绘陶器研究的经验,在此对这件彩绘青铜扁壶进行略加论述。


高16厘米 宽14.5厘米 厚6厘米  藏品提供:张虎



 

在青铜器上用彩色颜料或彩色漆液绘制各种具体的有意义的图案、图像,笔者称之为“彩绘青铜器”。无疑这件流传于鄂尔多斯地区的西汉时期的彩绘青铜扁壶就属于一件彩绘青铜容器。扁壶属于盛酒器,亦可盛水。 《仪礼·聘礼》:“八壶设于西序”。注:“酒尊也。”《周礼·挈壶氏》:“掌挈壶以令军井”。注:“盛水器也。”殳季良父壶铭:“用盛旨酒。”伯陭壶铭:“用自作醴壶。”都十分清楚地说明了壶在青铜礼器组合中的用途。扁形青铜壶的雏形在西周就有,制作流行上起东周,下至秦汉,随着时代的变迁,形制也不断变化,但大多为圆形。


此壶扁圆体,椭圆圈足,带盖,肩部饰对称环耳,素面无浮雕纹饰,器型规整,铸造精美,为战国、秦汉时期常见的青铜扁壶。整体坑口锈色极为漂亮,绿锈,红锈,蓝锈随处可见,底子打磨细腻局部泛黄,器物规整大方。


 

这件扁壶通体施彩,色彩华美、线条流畅。用朱红、白、石绿、粉紫四色矿物质颜料彩绘而成。然而矿物质颜料彩绘到坚硬光滑的青铜器表面上很容易脱落,但我们从图上可以看到扁壶表面的彩绘颜料保存状况较好,只是在清理土锈时因为方式欠佳有局部脱落,而且彩绘颜料由于笔触力度的原因,而明显薄厚不匀,粗细不均,故笔者推测可能在颜料中添加了树胶类的调和物,也可能是用大漆作为粘合剂来绘制图案,才使得彩绘虽历经二千年而不脱落,完好保存至今。



扁壶通体彩绘云气纹,两面各有一个大的类似于舞蹈者的主纹饰,其余地方布满千变万化的小云气纹。用笔有书法的精妙笔法,线条抽象、流畅飘逸、气韵灵动。使得壶上气象万千、行云流水、美轮美奂,艺术性的显示出一派祥云瑞气,神圣恢弘的艺术效果,这种用颜料信手绘画云气纹"气、韵、形、神"的艺术表现形式来自于人类认识的最初来源,都与汉人生存的外部环境以及这种环境所给予的感官经验有密切的关系。表现了西汉时期民间对大自然的崇尚和对神仙的崇拜,也彰显出使用者生前尊贵不凡的身份和高雅的审美。


云气纹是一种用流畅的圆涡形线条组成的图案,是古代传统的装饰纹样。我们从商周青铜器上的"云雷纹"、先秦的"卷云纹"、到汉代的"云气纹",都是当时典型的、定型化的纹饰。在陶器,青铜器,漆器,铜镜到陶瓷,都能看到云气纹的身影。体现了原始先民对云、雷等自然现象的认识和形象特征的模拟。先秦和两汉时期,作为商周青铜器上的典型的具有独立性装饰的雷纹被春秋战国时期的卷云纹所代替,成为汉代云气纹的先导。我们从这个扁壶上的云气纹,再到马王堆文物上的云气纹,都显示出汉代的审美从重视形似发展到重视神似,从追求外貌的酷肖对象发展到了追求内在的审美特性。此后,中国人表现在形象方面的审美理想才开始朝着艺术的方面发展了。



从区域特征分析,笔者按照早期彩绘青铜器的地域分布范围,将其出土地划分为三个文化区,将各文化区彩绘青铜器的文化特色与中原文化区和周边文化区进行比较,认为早期彩绘青铜器可以分为三种文化类型:即巴蜀文化系统、楚文化系统、中原文化系统,并且认为这件彩绘扁壶应当属于中原文化系统。三者文化系统内的彩绘青铜器在保持各自独特文化特征的同时也进行着相互文化交流与接受。


所以我们从这件这鄂尔多斯地区出土的青铜彩绘扁壶,可以看到汉代中原农耕民族与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的文化融合,草原游牧民族当中的上层人士受汉民族文化的影响,当时就享有的尊贵、富裕生活和极为讲究的陪葬习俗,体现了汉人的“事死如生”。同时,也可看出,这些彩绘青铜器只作器物的造型,不铸纹饰但精心施加彩绘,在素面青铜器表上用矿物颜料彩绘上需要表达祈愿的内容即可。由于入土后在墓葬不动,手不触摸,所以几乎没有掉色,殊为可贵。这种彩绘工艺在中国青铜艺术品中亦是很罕见的。



从对这件西汉的扁壶的研究可以看到,青铜器发展到战国和秦汉时期,礼崩乐坏,贵族竞相铸造成风,由于连年征战,铜原料稀缺,体量变小,纹饰简化,素器大量出现,青铜器艺术走向衰败,这些情况完全体现在了汉代的青铜铸造业上。就这件扁壶的铸造,条件不外乎要求简单和实用,扁壶左右对称,没有繁缛的纹饰,精美艳丽的彩绘当属于其点睛之笔。历经两千余年,却保存的十分完好,彩绘依旧,品相无缺,在汉代同类扁壶中当属于上乘佳品。是一件具有实用功能和艺术表现双重属性的精美文物。可以肯定的是,这件铜壶拥有着极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


由于笔者没有上手检验这件彩绘扁壶,仅仅是依照照片研究,所以对这件彩绘青铜扁壶的准确年代推断、墓主人的社会身份地位解析、墓葬器物组合状况,以及早期中国彩绘青铜器的区域彩绘特征、演变规律、流行地域、发展脉络等问题等方面的问题不作以探讨。目前学界对于一般的铸造青铜器研究很多,而对于彩绘青铜器的研究很薄弱,但彩绘青铜器属于青铜器的一类,也是青铜器的特殊类别。研究彩绘青铜器有助于我们全面认识中国古代青铜器的发展全貌。再加之彩绘青铜器自身的诸多缺陷,导致它最终将完成使命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笔者本文研究上的不足之处很多,以待在以后的考察学习中再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


本文作者:蔡一阳,男,民革党员,陕西宝鸡人。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多年从事博物馆、高校教学、文物鉴定研究工作。中国青铜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西安工程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收藏家协会学术研究部研究员。


上一篇:青铜器辨识录 下一篇:那些闪耀的背后 -青铜器保护与修复